当前位置: 首页 >> 人民调解
邯郸市司法局政府信息公开平台
领导介绍
把群众当自家人 用真心化解忧怨
发布时间:2021-04-08         来源:

乡(镇)是解决农村矛盾纠纷和群众信访问题的第一扇大门。魏县野胡拐乡把纠纷当事人和信访群众当成自家人,用心端平每“一碗水”,努力化解域内矛盾纠纷,创造和谐稳定的发展环境。自2019年以来,该乡矛盾纠纷排查调解中心成功化解矛盾纠纷、信访积案210件,全乡70%的村庄获评市“‘无访’村(居)创建先进单位”。

农村老百姓有了“疙瘩事”,找谁?第一选择是党委政府。“以前,来乡政府告状的要排队登记,书记、乡长轮番接待都忙不过来,甭说谋划经济发展了,打架斗殴、婆媳不和、宅基纠纷、干群矛盾总是缠着他们出不了屋。”今年70岁的野东村原党支部书记栗生堂对记者说。

实际上,农村的矛盾纠纷说大不算大,都是由一些针头线脑、七股八岔的琐碎事引起,由于得不到及时解决,天长日久,淤积成不可开交的矛盾。野胡拐乡党委书记张鹤说:“建设大民调中心是我们化解矛盾纠纷的一剂猛药,中心由10个人组成,乡党委副书记王瑞民主管,司法所副所长纪献波任民调主任,融合行政调解、司法调解、信访等多种力量,还特地聘请德高望重的老支书、群众代表参加,确保小事不出村、大事不出乡,以强有力的力量维护基层社会和谐稳定常态化。” 

与多数乡镇不同的是,野胡拐乡行政服务中心院内多了一块标识牌:矛盾纠纷排查调解中心。每天有二至三名人民调解员值班,受理群众信访,了解百姓诉求。能及时办理的,当即安排调处;需要深入调查的,告知办理时限,提前稳控信访群众的情绪。

某村有弟兄三人。去年12月的一天,老二闷闷不乐地来到中心求助:“俺娘住院了,老大、老三既不去医院照料,又不交住院费,剩了我自己伺候老娘。医院要给停药了,这该咋办?”专职调解员栗生堂了解事情来龙去脉后发现,老大、老二平时不睦,平日视同路人,根本“坐不到一条板凳上”;虽说老三不赞成俩哥哥的作法,与他们也有隔阂,但能凑合着跟老大、老二搭上话。针对这种情况,栗生堂认为:“解决这仨儿子给娘治病的关键人物是老三,必须让他出面挑头,一手托两家,这个矛盾才能解决。”于是,调解员联系老三,让他协调解决老大、老二的矛盾,可老三心中有怨气,一直推脱着不配合。此时,医院催着交费,患者急需输液,解决矛盾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,中心主任纪献波、调解员栗生堂与该村支书一起找到老三岳父家,让岳父做通老三的思想工作。随后,老三说服老大到医院交了费,并承担照料母亲的义务,这场纠纷画上了句号。

这样的案例还很多,在中心调结的210件民事纠纷中,坐等上门的占40%;而绝大多数矛盾纠纷是调解员不(坐)等上访变“下访”,深入农村摸排出来的,他们管这叫“蹚地雷”。“下访”找事儿干,虽说苦点、累点,却能发现更多的矛盾隐患,把纠纷泯灭在萌芽之中。调解员在野西村“走访”时,发现一起“暗战”40年的宅基纠纷,经过调解得到顺利解决。野西村有栗姓、房姓二户,两家挨着为邻,一南一北而居。房某家在北边,他的堂屋后边曾有一条几米宽的土道。因村庄改建,土道废弃了,“近水楼台”的房某趁势将土道圈进自家宅院里。见面分一半。这段集体所有的土道你不该“独吞”呀!南邻居栗某看到北邻居房某的宅基扩大了,而自家宅基“原封未动”,心里觉得吃了亏,个人以为土道应给自己一半。于是,他在堂屋墙外1.5米处栽了一棵树,成了两家的“地界,树的南边“顺其自然”成了他的宅基地。矛盾由此引发。由于土道是集体的,两家均属“抢占”,心里并“不踏实”,也不敢“私事公断”,一直这样僵持下来。尽管表面上没有吵闹声张,但各自充满怨恨,互不来往,两家近邻成了40年的 “仇人”。在入户走访时,纪献波了解到这两户“暗战”40年的故事,下决心搬走他们心上的大石头。他找了栗姓村民的表哥、房姓村民堂叔,让他们出面帮助做工作,通过摆事实、讲感情、明事理,半月时间解开了“疙瘩”。南邻居栗某刨走长了40年的大树,北邻房某同意给南邻1.3米宽的宅基,两家握手言和,重归于好。

   成功调解的生动故事很多,中心墙上悬挂的几十面锦旗,是广大人民群众对他们辛苦付出的褒奖,因为每面锦旗的背后都是一张张笑脸。面对成绩,中心主任纪献波仍不满足。他深知,人民调解工作无职无权,全靠公心、诚心、热心、耐心赢得信访群众的理解和支持,要保持广大农村长治久安,必须坚持不懈地努力。因此,他和同志们把纠纷当事人和信访群众当成自家人,把解决群众问题看作自家的事,不占群众一点便宜,不吃群众一顿饭,用真情实意化解矛盾纠纷,让基层社会更和谐、明天更美好!

 

【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